「廊」的設計和「幾何」的元素如影隨形,善用多視角呈現及光影變化的貝聿銘,將有限的框架轉為無際的空間,精湛的手法讓一座冰冷的建築有了瞬息變幻的生命。